豆奶短视频lu3app大全

东城,付函的别墅里,付函正躺在沙发上,刷着手机。

他刚刚转发了《歌王之战》官方发布的,他本次的参赛歌曲,下面一群人在膜拜。

“十五年函粉,小函函你永远不会让我们函粉失望!”

“小白粉丝路过,函哥牛逼,函哥加油!”

“函叔请一定得第一!”

“我函雄起!歌王无敌……”

看着下方许多粉丝的鼓励,付函忍不住笑得咧开嘴。

当然,各种恶意中伤,恶言相向也多得是,不过付函这么多年的歌坛混过来,早就已经宠辱不惊,见到了骂人的,就不厌其烦的拉黑,他就不信某人真的有两千万粉丝。

见到有看起来眼熟的粉丝,就回复两句,立刻就被粉丝们兴奋的转发。

“函哥老年人了,这么晚了不睡觉,还在刷微博,小心身体!”

“对啊,一边参赛一边录新专辑,身子还还要不要了?”

“有这时间和人聊天打屁,不如去录新歌。”

屋顶上少女在遥望

付函哭笑不得,他倒是想要睡,但是有人拉着他,不让他睡啊。

他转身看过去,就看到不远处,风和正一遍又一遍地改编曲。

就在不久之前,风和以“一棵想发芽的大树”为化名,参加了《蒙面唱歌不用猜》节目,成功成为当期的假面歌王,接下来是持续守擂,看能守多少场了。

《蒙面唱歌不用猜》的赛制是每一轮八个人,以唱歌battle,首先是两人合唱,由在场的所有评委和观众选出唱歌比较好的那位,直接进入下一轮,失败的揭面离场。(注)

然后才是单人演唱,四进二,二进一,胜利者再和上次的歌王进行battle,最终在台上守擂的永远都只有一个。

风和几乎从来没有在台前唱过歌,但他的唱功其实非常强,上次以近乎压倒性的优势夺冠,成为当期的假面歌王之后,也引起了一轮讨论,因为这个真的是猜不出来是谁。

只有几个风和最亲近的人,譬如付函,或者其他由风和制作过专辑,合作过的歌手,才猜得出来,台上的是他。

当然,这些人也不可能主动去泄露风和的身份就是了。

风和是一个比较羞涩的人,他不喜欢站在台前,但是假面却给了他一个伪装,给了他安感,所以风和非常珍惜这个舞台,准备特别充分。

付函从没有见风和这么认真过,甚至有点嫉妒。

你如果帮我制作专辑的时候这么认真,我早就已经是大咖了好不好,哪里还用去参加《歌王之战》!

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番风和,付函手机滴滴一响,却是付文耀发来的。

“哥,白墨听霞又发新歌了。”

付文耀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因为白墨听霞又跑去借他的设备录歌了!

付函吓了一跳,什么,又发新歌了?

然后又忍不住想要笑。

该不会还是卡农进行、4536251吧……

风和准得气死。

他现在和小侠子还没分出胜负来呢,一天不吵身发痒。

还是我先听听吧。

付函打开了云村音乐,点开了收藏的音乐人“白墨听霞”,直接点了进去。

《就你贱》?这什么歌名?

看到这名字,付函就差点笑喷了。

然后点开了音频。

依然是渣音质,一听就是在宿舍里录的。

不过好音乐不在音质,还有人专门模拟磁带甚至唱片时代的“低保真”风格呢,也是一种特殊的风格。

倒是听听音乐怎么样。

开头,就是觥筹交错的声音。

“干杯。”

“喝!”

“呸,真难喝!”

“我还是喝肥宅快乐水吧。”

“呼……哗……”

四个声音都不认识,肯定是谷小白他们找同学来演的。

然后鼓点起,简单的动次大次基本节奏“逢哒空哒”。

不过这个音色……听起来很奇特,不知道是什么合成器合成的。

实际上,这音色是谷小白从实验室里搬了鼍鼓出来,敲出来的。

然后像是变调猫儿叫的电子音:“哇~哇~嗷~哇~嗷~”

可能是拿猫叫变调做的鬼畜。

然后是某种合成器的声音,大概是随便选择的音色。

付函是知道这几个孩子写歌有多么随意的。

但整个beat已经很丰富了,对一首黑炮来说,足够了。

而且,这首歌的beat做的律动感十足,有一种难言的力量在里面。

仔细听,那种律动感,几乎来自于鼓。

“这鼓手不错啊,是哪位?”付函疑惑了几秒钟。

随后,王海侠的声音响起。

王海侠的音色似乎经过了简单的变调,有点电音的感觉,不过也掩盖了他的音色。

当然,付函对他们太熟悉了,还是能听出来的。

“半杯啤酒下肚,

老子满心不服,

唱歌比喊麦还土

世界都说想吐……”

付函听得目瞪口呆,这首歌这个时候出来,是直接在说陈宇杰吗?

可不是吗?陈宇杰上次唱了他们的《少年行》,陈宇杰的粉丝还整天吵吵嚷嚷着,说要把《少年行》的版权买下来,变成自己的歌呢。

甚至还有很多人,牵强附会,说《少年行》就是陈宇杰的原创。

估计陈宇杰做梦也不会想到,《少年行》的作者,就是他们疯狂辱骂的谷小白吧。

现在正主儿出来反击了,你怎么办?你怎么应?

“这下子新闻可就大喽……”

付函甚至能想到,明天网络铺天盖地的新闻。

“《少年行》作者不满某网红狂热粉丝,写歌讽刺,爆红网络……”

“网红歌手翻唱之后,原唱写了这么一首歌回应,网红歌手只听了一句就崩溃……”

各种标题党。

至于这首歌能不能红。

这么有态度的歌,而且在这个话题性节点上出来,它能不红吗?

再向下听,付函是越听越觉得牙痛。

这可是直接打脸上去了。

妈蛋,说的真狠啊……

王海侠唱完了第一段,付函连连点头,王海侠这孩子的节奏感和语速都不错,两个比较长的句子,都是十六分音符打底,差不多算是一个合格的rapper了,当然,很多地方还能听出来修音、对齐拍子的痕迹,不过这对王海侠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付函心想,这大概是王海侠平日里喷人练出来的语速,语速慢了喷不了人啊……

随后赵默开口。

他并没有变调,这世界上,听过他说话的人,估计不超过十个人,他出去卖唱的时候唱过两首歌,还没被人录下来。

赵默的音域比较低,很有气氛。

而这段歌词速度放慢,停顿较多,但是语气更狠,不但连抄袭的季白裁一起骂进去了,后面那段“什么礼义廉耻,不过是一块遮羞的布”,让付函都觉得汗颜。

这歌词写得犀利,果然话少的人更深刻吗?

这一群孩子,刚刚接触这个娱乐圈,还没两个月呢,估计就已经看到这个圈子里最丑恶的东西了。

再想想这一群年轻人,也没什么顾忌,估计想要骂就骂出来了,压根就不会多想。

如果真的进了这个圈子,反而不敢骂了。

像他一样。

随后周先庭的声音响起,他自称是306排名第二的唱将,声音却最没有辨识度,有点模仿的痕迹,但他的音准不错,没怎么修音。

而他的歌词,也极具个性。

到了周先庭直接把那些人比作“大便”,说要“让我拿一张手纸,去厕所把你们拉干净”之后,还配上了冲马桶的声音,让人捧腹也不是,恶心也不是,哭笑不得。

这也……太有态度了吧!

到了这里,付函觉得,这首歌火起来的大多数因素都有了,现在还缺少一个抓耳的旋律。

副歌,也就是所谓的hook,原意是“钩子”,就是勾住你耳朵的旋律段落。

这一段,歌词反而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旋律要好听。

通常来说,说唱歌手们会邀请一些空灵的女声、高亢的男声来帮忙唱hook,总之和rap部分反差越大越好。

下一秒,谷小白的hook起:

依然是《少年行》的烟嗓、戏腔:

“武圣千里来打脸

武安坑你四十万

武穆金牌掌你嘴

武襄射你千百箭

武侯草船不如你

一身是箭箭破天……”

付函听得是直瞪眼。

武圣是关羽千里走单骑,武安是白起坑杀四十万,武穆是岳飞十二道金牌,武襄是狄青箭术无双,武侯是诸葛亮草船借箭,五个历史人物和典故拉出来,五大名将都比不过一个贱人,这写歌风格还是一贯的谷小白。

就在此时,鼓点突然加强,几个人的声音和了起来:

“就你贱,就你贱!”

“你最贱,你最贱!”

“你怎么能这么贱!”

“我看你还能怎么贱……”

然后又是一段前面rap和hook的重复,只是这次hook唱完之后,变成了几个戏精飙戏。

“呔,贱人受死!”

“你这个贱人,纳命来!”

“你们快走,我来挡住这个贱人!”

就在此时,乐曲戛然而止,留下了一声惊呼:

“啊~贱人,饶命……”

那一瞬间,付函“噗”一声,笑喷了。

贱人太强了,惹不起!

他有一种感觉,这首歌,绝对会是一代神曲!

听完一遍,付函忍不住又听了一遍。

然后又听了一遍。

然后还打算再听一遍。

听得腿都要抖断了。

就在此时,他觉得自己面前一黑,有人影一闪。

风和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啊,你知道了是不是!”

“白墨听霞就是306是不是!我一直吵架的就是小侠子是不是!”

“你早就知道了,竟然不告诉我!”

付函一愣,哎呀,糟糕,风和听出来了。

当然听出来了,306其他人又不像谷小白一样,那么擅长掩盖自己的音色,风和这种靠耳朵吃饭的,听不出来才怪!

再说了,人家小侠子都说了“你们嘴里一个侠字,却不知那是我的名字”,多明显啊!

不过他依然嬉皮笑脸装傻:“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被风和啐了一口。

“呸,你真贱!”

然后风和开车就冲出去了,估计是找王海侠真人PK去了。

过了半个小时,怏怏回来了。

“他们寝室锁门了,且让他多活一晚!”

这恨意……真是滔天啊。

付函瑟瑟发抖。

(注:这里参考了韩版《蒙面歌王》的赛制,国内的这个赛制,简直一言难尽,不过韩版消耗歌手的次数实在是太快了,简直是绞肉机的速度,国内压根就没有这么多能上台的歌手,歌手储备差了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