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莓app二维码

印尼,马六甲海峡一侧,一座名为“帕里岛”的小岛上,小学老师克鲁亚斯走进了教室。

讲台下,肤色黝黑,年龄参差不齐的孩子们,稀稀拉拉的坐着,睁着茫然的眼睛,看着他。

这是岛上唯一的一所学校,学校里的孩子并不多,甚至好几个年级要一起上课,像极了偏远乡村的学校。

而克鲁亚斯就是这里仅有的两名老师之一。

“你们另外一名老师今天有事……”克鲁亚斯站在台上,刚说了一句,就看到一个男孩带着一点兴奋和忐忑的表情站起来。

克鲁亚斯疑惑道:“巴达卡,你有什么事?”

“老师,我爸让我告诉你,明天就不让我上学了,明天我要跟家里人一起出海。”

克鲁亚斯愣了一下,然后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所谓出海,恐怕就是去当海盗了吧。

这个巴达卡,今年才11岁,加上印尼人本来个子就矮,长的比一把刀还高不了半尺,这就要去当海盗了吗?

看着巴达卡有点希冀的表情,克鲁亚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然后,下面的许多孩子,已经按捺不住,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粉红女孩私房深沟美乳床上养眼吸晴清纯写真

“好羡慕,我也想去当海盗!”

“上次琉马出去之后,带回来了好多好多钱……”

“卫图波还有一个手表,好漂亮!”

“巴达卡能不能抢个媳妇来?”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当海盗啊……”

克鲁亚斯听着孩子们的讨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在这里,孩子们心目中的英雄,不是警察,不是老师,而是海盗。

在这片海域,海盗横行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甚至不是几十年几百年的事了。

自古以来,这片海域就是海盗盘踞的地方。

当海盗,是一门祖传手艺,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压根就和捕鱼差不多,根本都不会去想,他们所作所为,是对还是错,更别说这些孩子们了。

他们大部分人其实压根就不上学,而这所学校,其实更多的是被父母们当成看孩子的地方。在他们出海经营祖传业务的时候,就把孩子丢在这里。

而孩子们,压根也不上心,有些人断断续续的上了好几年,还在二年级。

等到他们的父母觉得,孩子个子长得差不多了,年龄也差不多了,就把孩子拽走,去当海盗了。

在这里,克鲁亚斯已经教了七年的学了,能够毕业考上隔壁大岛上的中学的,就只有一个孩子。

有些时候,克鲁亚斯真的很难把自己身边的人,和海盗联系起来。

譬如巴达卡的父亲,克鲁亚斯就不止一次见到他来接巴达卡,带着淳朴的笑容和他打招呼,一家人父慈子孝的模样。

但也是同样的一个人,拽着被绑架来的船员,像是拖拽牲口一样,残忍笑着,关进了地牢里。

然后那人怎么样了?他不知道。

第二天,他又见到了巴达卡父亲,还是那淳朴的笑容,像是任何一个邻家大叔一样。

在这里,每一家人出海之前,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是出海打鱼,是向沿途经过的船只兜售土产品,还是去当海盗了。

又或者,兼而有之。

海盗的孩子,长大了还是海盗,他不知道,这样一个圈子该如何打破。

曾经,他希望教育能够带这些孩子走向另外一条路,但是现在他也已经快绝望了。

毕竟,这里的那么多人,他们都没有希望,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希望。

除了这种生活,他们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

但这不是他们伤害别人,甚至杀害别人的理由。

至少,克鲁亚斯想要改变一些人,即便只是改变这些孩子。

克鲁亚斯看着下方那些孩子们讨论海盗时,那向往的神色,深深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打开了由某个教育组织捐赠的投影仪,转身道:“既然今天你们另外一名老师不在,那我们就先上一节音乐课吧。”

“哇!”下方,孩子们顿时瞪大眼,看了过来。

相比上文化课,音乐课就显得有趣多了,很多孩子们都喜欢。

投影仪慢慢亮了起来,然后画面浮现,音乐声响起。

《拾星》两个字,出现在了有些发白的投影上。

下方,还出现了印尼语的翻译。

跟着音乐,克鲁亚斯用印尼语教孩子们唱了起来。

放学了,巴达卡的父亲,又出现在了学校的门口,接到了巴达卡之后,却发现巴达卡的情绪有些不高。

“怎么了?巴达卡?难道班上有人欺负你?”

巴达卡使劲摇了摇头,抬头问自己的父亲,道:“爸爸,你是坏人吗?”

巴达卡的父亲愣住了,他看着巴达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突然间,有人大喊着什么,冲了出去。

巴达卡的父亲也一愣,慌忙跟着向港口的方向跑去。

远远的,就看到前方一艘小船靠了岸,许多人抬着一名满身血污的男子回来了。

“是琉马哥哥!”

看到那满身血污的人,巴达卡吓得面色煞白,“琉马哥哥怎么了?”

那男子其实还只是一个少年,虽然面色黧黑,却不到二十岁的年龄,此时他的腹部,血液都变成了黑色的,进的气少,出的气多了。

“怎么回事?”巴达卡的父亲慌忙冲上去帮忙,然后左右看了一眼:“卫图波呢?你们怎么就回来了这么几个?”

“我们只是想要偷点东西,谁想到船上雇了安保……卫图波逃跑的时候中了枪,落到海里去了……”

巴达卡的父亲怔了半晌,叹了口气道:“现在这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现在往来的船只,安保等级都高了许多!很多小船都雇了安保……都怪那个什么叫谷小白的!我听说抓到他,能有1000万美金呢!不知道谁那么好运气……”当琉马艰难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时,另外一个男子用羡慕的语气说。

巴达卡的父亲摸了摸琉马,发现他已经完全没有脉搏之后,摇摇头道:“你们送他回家,然后帮忙找地方埋了吧。”

“好,叔。”那男子应了一声,抬着琉马走了几步,突然转身道:“叔,我们也去抓谷小白吧!”

看巴达卡的父亲一皱眉,几个人赶快跑了。

巴达卡的父亲看着几个人走远,然后对巴达卡道:“巴达卡,你觉得爸爸是坏人吗?你觉得你的爷爷、太爷爷、舅舅和外公是坏人吗?你觉得经常给你带好吃的琉马哥哥是坏人吗?你觉得村里的叔叔伯伯都是坏人吗?”

巴达卡茫然地看着父亲,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们不是坏人,他们那么富有,我们只是想要一点货物而已,他们为什么还不允许!他们明明有那么多东西,凭什么不分给我们!”

“我们不是坏人,那些杀死琉马、卫图波的人才是坏人!那个叫谷小白的人,才是坏人!”

“他们才是真正的坏人!他们不想让我们好过!”

“可是……”巴达卡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生平第一次,开始质疑父亲灌输给自己的想法。

那些被抢了的人,他们不生气吗?万一他们来抓我们,杀我们怎么办?

就像是那MV上所说的,如果有一天,爸爸也躺在了血泊里,那该怎么办……

如果有一天,那些被爸爸伤害过的人,他们带着很多人来杀爸爸怎么办?

“走吧,明天就跟我一起上船了,我家巴达卡,终于也长大了。”巴达卡的父亲欣慰道。

“可是,那些被抢了的人,如果他们生气了,带着人,来抓你来杀你怎么办?”这一次,巴达卡并没有被混过去。

“不会的。”巴达卡的父亲道。

为什么不会?

巴达卡想不明白。

“可是我们老师说……”巴达卡弱弱道……

“你老师说什么了?”巴达卡的父亲立刻警觉起来。

巴达卡没有说什么,他摇了摇头,牵着父亲的手,跟着父亲一起回家去了。

但是在回去的路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段旋律总是在他的耳边回响。

然后,他忍不住轻轻哼了起来:

“天上的星星落下

地上的娃娃拾啰

拾回家给那阿妈

蒸窝窝啰

一个窝窝给阿爸

一个给娃娃啰

阿爸出海打鱼

娃娃岸上等啰……”

听着儿子唱起了儿歌,巴达卡的父亲又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伸手摸了摸巴达卡的脑袋。

这孩子,从哪里学来的儿歌,还挺有意思,挺好听的。

两个窝窝还给自己一个,这孩子长大了啊。

这天晚上,巴达卡的父亲回到家就又出去了,很晚才回来。

第二天早上,巴达卡对自己父亲道:“我……我不想出海,我想去上学。”

巴达卡的父亲眉头一皱:“你小学不都是快毕业了吗?”

“我想去隔壁岛上中学,然后像克鲁亚斯老师一样,去上大学……”

巴达卡的哥哥已经笑了起来:“巴达卡,你个胆小鬼,你一定是害怕了!”

如果是往日,巴达卡一定已经争执抗辩起来了,但是今天他并没有说话。

巴达卡的父亲眉头一展,道:“行吧,你去上课吧。”

巴达卡喜出望外,转身跑了。

来到学校,不多时另外一名老师走了进来:“今天我来给你们上课,我们今天学下一篇课文……我来看看……这个字念什么来着……”

巴达卡不喜欢这个老师,这个老师是村里的一名老人,他自己都认不全书上的字。

他喜欢克鲁亚斯老师。

“克鲁亚斯老师呢?”巴达卡问道。

老人眼神缩了一下,还没说话,旁边几个学生就叽叽喳喳叫了起来:“昨天晚上克鲁亚斯老师家里失火了,他被烧死了。”

“对,我见到了,烧的好惨!”

“我爸昨天晚上出去救火来着。”

“我爸也是。”

巴达卡疯跑了出去,他看到了克鲁亚斯家已经被烧成了一片残垣断壁。

克鲁亚斯老师的尸体,焦黑一团,像是被绑在了什么东西上面。

那一瞬间,巴达卡好像明白了什么。

巴达卡是哭着回到了家里的。

他的父亲看了他一眼,笑道:“怎么不去上学了?跟我们一起上船吗?”

巴达卡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只是抹了抹眼泪。

“胆小鬼!”他的哥哥笑了起来,巴达卡的父亲拽住了大儿子,道:“那我们先去吧,明天说不定他就想通了。咱们岛上,不上船要去干啥呢?对不对。”

“胆小鬼,胆小鬼!”巴达卡的哥哥在旁边狂做鬼脸。

巴达卡只是哭。

“哭什么哭!”巴达卡的父亲,一巴掌拍了过去,但终究还是没忍心打重了,高高抬起,轻轻落下,落在了巴达卡的脑袋上,揉了揉:“等爸爸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然后,他们就走了。

到了傍晚,他们没有回来。

巴达卡站在码头上,等了好久好久,等到天色都已经完全黑了。

第二天,他们也没有回来。

他们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第三天,巴达卡拿起了弯刀,踏上了一艘船。

他能做什么?

他的爷爷是海盗。

他的父亲是海盗。

他也只能去当海盗。

因为……老师已经死了,再也没有人能让他去上学了。

巴达卡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网络上,有一个视频火得一塌糊涂。

发这段视频的,是一名小学老师。

他在音乐应用JOOZ的《拾星》下面发了一条评论:“我在一座叫做‘帕里岛’的小岛上当老师,已经在这里教了7年的书了。我们岛非常小,交通不便,对外通讯也几乎全依靠卫星,岛上有二百多户人家,一千多口人,岛上的孩子们,长大了最想当的不是警察,而是海盗。在我们这里,海盗是收入最高,最受尊敬,最体面的职业,这让我非常担心。我打算把这首歌翻译成了印尼文,教给他们唱,就算是能够改变一个人也好。”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在下面评论:“我把孩子们唱歌的视频,发在了网络上了,希望大家都来看看,我们缺少很多东西,如果大家能够捐赠一些课本文具就好了,我的联络方式是……”

很多人点开了他的链接。

就看到,在一间破旧的教室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孩子,在认真地唱着歌。

“踮起脚尖眺望

怀抱着微小的希望

闭上眼

是泥土的香

一双手

多少次

才能拽起天堂

一双脚

多少步

才能踩出远方

抹多少汗水

才能流成海洋

点多少灯火

才能燃成太阳

单薄的肩膀

怎能扛起华厦万丈

疲惫的脊梁

拼力撑起天地一方……”

孩子们认真地唱着,即便是印尼语,也依然如此的好听。

然后,就进入了副歌的部分。

“天上的星星落下

地上的娃娃拾啰

拾回家给那阿妈

蒸窝窝啰

一个窝窝给阿爸

一个窝窝给娃娃啰

阿爸出海打鱼

娃娃岸上等啰……”

当孩子们的童音响起来时,听这首歌的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真的太美了!”

“美哭了!”

“好好听!无限循环中!”

特别是其中一个矮矮壮壮的男生,唱得特别认真,特别大声,眼睛特别亮。

很多人都评论说,这孩子很有明星范儿,以后不得了。

在这视频的说明里,这名老师写了一段话:“很抱歉没有唱中间一段,我把中间过门的那一段念诵去掉了,‘没有方向,没有希望,没有终点,没有故乡’这一段对孩子们来说太黑暗了。”

“只要我还在岛上一天,我就会拼尽全力,给他们一个光明的未来。”

“能够拯救一个人也好。”

很多人都想给这名老师捐赠一些课本、文具,他们拨打了老师的电话。

但,一直没有人接听。

再也没有人接听了。

(把昨天的那一章完全重写了,情节走向也有变化,因为写到了快200万字,许多时候很难再坚持写作的本心,一切以音乐与故事为主……这章算是《拾星》的另外一个解读和版本,今天其实写了8K多了,所以厚颜求下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