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课app

“不对!”东方突然的哼了一声,不过熟悉东方的布鲁诺却能够听出来他声音当中的惊讶来,“他没有坐下来!他一直都没有坐下来!”

坐在前面的布鲁诺微微的一愣,随即侧过头看了一眼,眼神里面带有着询问的意思,但问题是东方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呆滞,眼睛就注视着丁羽,布鲁诺也是把注意力放在丁羽的身上面,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没有问题呀!东方这个是怎么了?

自己看的可以说是非常清楚,丁羽就是坐在了椅子上面,自己看的可以说是清清楚楚,但为什么东方会说他没有坐下来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而丁羽这个时候也是抬眼看了看,眼睛里面没有流露出来什么锐利的光芒来,只是很淡然的看了一眼布鲁诺,然后看了看坐在他身后位置的东方,不过看东方的时候好像时间有些长,东方也是盯着丁羽,想要从他的眼睛里面发现一点什么。

但是没有任何的作用,丁羽也是跟他对视的看了看,仅此而已,东方依旧没有能够从丁羽略显深邃的眼神当中发现什么,但是有一点自己是可以肯定的,丁羽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当然了也没有任何的激昂的味道。

情况就在他的眼前发生,但是他却好像是一颗枯树一样的挺立在那里,可问题是自己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腐朽,这个太奇怪了,甚至奇怪的让自己感觉有那么一些毛骨悚然。

都已经现在这个时候,丁羽竟然没有任何酝酿的意思,究竟是为什么?自己现在是真的搞不懂了,就自己的观察来看,丁羽绝对是没有坐在椅子上面,他现在看着好像坐在那里,只不过是一个假象罢了。

但是他又不是为了有所动作而摆出来的架势,因为他的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的表露,回收了自己的目光之后,东方又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他当初的时候在里面充当的是什么角色?医生吗?我觉得肯定不是!”

不过这些事情发生的时间真的是太短暂了,而现在长在那里的男子这个时候已经把目光放在了丁羽乃至他背后两个人的身上面,丁羽这个时候手里面的纸条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随即就看见丁羽拿起来桌子上面叠好的纸鹤,甚至还牵动了两下翅膀。

坐在丁羽身后的孙英男因为坐在位置缘故,所以看得很是清楚,黑色的纸鹤看起来栩栩如生,最为让自己感觉奇异的是纸鹤的一只翅膀,好像能够看见一些划痕,就好像是被雕刻在上面的羽毛一样,随着翅膀的扇动,而在凌空的飞舞着。

“我有疑惑,今天有人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面!”说完了之后,也是直接的就把注意力放在了丁羽的身上面,“我希望今天大家能够做一个见证!”不过说完了之后,这位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而是接过来背后人拿出来文件,然后用手用力的一送。

三十多米的桌子,竟然从一端滑到了另外一端,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说丁羽愿意的话,他完就可以拦下来,但问题是他并没有这么的去做,甚至于文件已经被坐在主位上面的那位给拿在手上面了,丁羽依旧没有任何要观望的意思。

超暖心圣诞节少女的温馨写真

主位上面的人看过了之后,随即也是让人把文件送到了丁羽的身前位置,丁羽随即也是用手挑开了文件,但是坐在丁羽斜对面的东方却是看的很清楚,说是用手,但是实际上面呢?丁羽是用手里面的纸条把文件给挑开的。

一张纸条在丁羽的手里面可软可硬,这一手功夫可真的是太高明了,自己还是有那么一些看走眼了,这个小家伙身上面不仅仅是有功夫这么的简单,而且是绝对的真功夫。

看过了之后,丁羽也是把文件给合上了,思量了一阵之后也是缓缓的说道,“我有那么一些没有看懂,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是不是也可以成为挑战者,第二个问题,所谓的决定权究竟在谁的手上面,我很有兴趣!”

一番话说完,议论声也是皱起,丁羽的这个话可不仅仅是挑衅这么的简单,甚至就是在质疑,坐在主位的这位也是一愣,还真的就没有想到丁羽这个家伙在如此的场合竟然没有任何的畏惧不说,还倒打一耙!

公信力这个东西,虽然说只不过是大家手里面的牌,但问题是样子还是需要装一装的,不过太过于的肆意了,更何况大家都是总统上台的支持者,现在宴会还没有召开呢?总统还没有开始宣誓,就卸磨杀驴,这样是不是也太过分了一些?

丁羽为什么敢这么的去做,原因很是简单,这帮家伙想要在这个场合要了自己的小命,他们还差了一些层次的,至少现在这个时候是不合适的,甚至于自己如果说真的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和状况的话,那么本来松散的组织,就会立刻的四分五裂。

自己是有那么一些试探的意思,看看主要的目标究竟是针对自己呢?还是身后两个人当中的一个?这个决定着自己会不会出手,出手之后呢?又会面临什么样子的状况!

“决定权在大家,至于成为挑战者这件事情,需要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员同意!”

丁羽的反应一点都不激烈,就是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的!”随即也是注视的盯着主位上面的人看了两眼,虽然说距离非常的远,但不知道为什么,坐在主位上面的这位感觉自己的脸上面就好像刀片刮过一样!

“我没有什么意见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已,随即丁羽也是坐在了那里,不过丁羽则是又一次的看向了站在那里的那个家伙,微微的摇头,有些感叹,貌似也是有些可惜,因为自己已经有了决断了。

“你能够拿起来这只纸鹤吗?”丁羽看着向自己这边迈步走过来的人,也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甚至还把纸鹤往自己的身边推动了一下,这个动作让很多人都颇意外和不解,不就是一只纸鹤吗?怎么会拿不起来呢?

更何况这个事情呢?虽然说是冲着丁羽来的,但基本上是不会对丁羽出手的,丁羽的身边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三星李家的大公主,另外一位是孙英男,从她们当中选择一个,这个问题应该不会特别的大。

当然了如果说丁羽真的不是抬举的话,这个事情就另当别论,本来就没有打算给你留什么面子,你既然自己不要脸,那么就不要怪最后的结果会让自己灰头土脸了,所以大汉也是狞笑的看了看桌面上的纸鹤,有些不屑一顾。

而在丁羽身后的李富真这个时候真的是有那么一些坐立难安的味道了,自己很是清楚,对于自己来说,考验来了,但是面对这样的一个大汉,自己还真的就没有办法去对抗,在他的面前,自己跟弱鸡似的,至少没有太多的区别。

李富真现在的心理是极其矛盾的,想要站起来,但问题是自己的脚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听使唤,因为这一关真的是很难过,不过看着逐渐走进的大汉,李富真也是重重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小腿微微的用力,然后双手撑了一下椅子。

不过自己的臀部刚刚的抬起来,坐在自己身边的孙英男却是拽了一下,让李富真没有任何准备的就又坐了下来,坐在前面的丁羽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似的,回头看了一眼,在李富真的身上面扫视了一眼,随即也是转过头来。

而这个时候向丁羽发出挑战的男子也已经站在了丁羽的身侧位置,看着桌子上面的纸鹤,也是哼笑了一声,想了想也是俯下身子,“丁先生,我给你一个机会,带着你的人从这里离开,发生任何的事情都跟你没有干系,你觉得呢?”

丁羽完就没有理会的意思,“我这个人虽然不喜别人打扰我,但还是有那么一些容人之量的,但是看见了黑色的羽毛,我从来都不觉得这个是幸运,我还是那句话,你能够拿得起这只纸鹤吗?命运会做什么选择呢?”

“我的命运我做主!”说完了之后,也是不用拒绝的对着纸鹤就拍了下去,倒是坐在丁羽侧对面的东方感叹了一声,而丁羽也是微微的感叹了一声,也没有看见丁羽有什么动作,就好像轻轻的划了一下什么,随即过来挑衅的这位也是直接的就跪倒在丁羽的面前。

而丁羽却没有做任何的理会,用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家就看见本来还在桌子上面的纸鹤竟然无风自起,甚至还扇动了两下翅膀,然后慢慢的掉落在旁边这位的身上面,黑色的羽毛在众人的心中也是如山岳一样,重重落下。

而跪在那里的大汉则好像承受不住纸鹤的重量,身躯摔落在地上面。

东方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具体的动作,但是自己的心理面很是清楚,也大致的估量出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而布鲁诺脸上面的表情也是有些变动,回头看了一眼东方,东方摇摇头,自己很是清楚布鲁诺的意思,但自己是真的做不到呀!

本来一些人还有那么一些期待的,但问题是根本就没有看见丁羽出手,然后那位直接的就倒了下来,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搞的,要知道进来的时候,可是经过方位检查的,身上面绝对不会有任何其他物品的携带。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个家伙究竟是怎么倒下来的,丁羽则是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而在哪里的纸鹤这个时候却是突然之间的碎开了,虽然没有风,但也是散落在这个家伙的身上面,有些凄美的味道。

坐在主位上面的人看不到倒下来的情况,但是自己很是清楚,安排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不说,相反还让丁羽出风头了,自己安排这一次已经冒了相当大的风险了,如果说再出现其他的状况,那么坐在这里的这些人,心里面究竟会怎么去想?

虽然说只是一个试探,丁羽出手还是不出手的不重要的,只要把那边三星的那个女子给做掉了,起到的作用是一样的,但问题是这个算盘打的很好,但是在执行的过程当中出现了打问题,难道丁羽还会东方的魔法吗?

不过很快大家就已经消除了这个方面想法,开玩笑,大家能够混迹到这个位置上面,基本上也都是见多识广之辈,虽然说自己做不到,但是并不代表着没有听说过呀!所以大家对于丁羽呢?也是有着其他方面的认识。

现在轮到主位上面的这位坐蜡了,这个事情究竟要如何的来处理,想要对丁羽出手,但问题是丁羽把事情处理的干净利落,而事后的态度呢?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屑的味道,至少让在场的这些人,心里面都是有了自己的合计。

原本以为丁羽是可以捏的软柿子,但是下手之后才发现,这个家伙那里是什么软柿子呀!完就是烫手的山芋,现在是拿捏也不是,不拿捏也不是,非常的棘手!

而在场的其他人呢?不少也是把目光放置在了主席台的位置,而且目光暧昧。这个事情你需要有个交代和说法的,虽然大家都没有说话的意思,但压力是无形的呀!主席台上面的这位这个时候也就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不然的话怎么样?

如果说自己现在继续的施压,能够把丁羽给压下来,这个也就罢了,如果说真的压不下来的话,那么局面就真的会崩溃的,大家是因为支持新的总统所以才坐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大家看重的是利益,跟其他无关。

随即有人也是给丁羽又送了一份文件过来,丁羽并没有看,随即也是递给了身后面的孙英男,然后就这么略显沉闷的坐在了那里,对于主席台上面的这位,颇有那么一些不放在心上面的意思,或者确切的说,是没有放在眼里面。

丁羽的态度其实很明确,我收下来东西,那么就对这个冒犯我的家伙不予以追究了,但是并不代表着我对于背后的事情同样的不追究,这个完就是两回事情,是你们先挑起来战争的,我只是在反击而已。

没有什么误会不误会这么一说,道理不是这么说的!这个就是丁羽现在的态度,而在场的所有人呢?则是因为先前挑衅的事情,心里面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和看法,现在这个时候主席台上面的这位想要统一意见,不可能了。

要知道安排的这位也是好手,甚至还是好手当中的好手,但问题是没有任何反应的就倒了下去,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这个事情去什么地方说理去吧!现在这个时候只能是生生的把这口气给咽下。

不过接下来呢?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丁羽都没有要掺和的意思,甚至轮到丁羽发言的时候,丁羽也是不痛不痒的说了两句,然后敲敲桌子,往后仰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这个也是让众人感觉有那么一些异样。

这位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要高调的意思,如果说不是主席台那位试探的话,那么他也不会闹出来那个事情来的,只可惜有人大错了算盘。布鲁诺随即也是回头看了一眼东方,“看来我的这位朋友是不会出席宣誓仪式了!感觉挺可惜的。”

“能坐在这里的人恐怕没有几个人会出席仪式的,看来他们对您的这位朋友还是不太了解,如果说有所了解的话,绝对不会让人轻易的对他出手,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呀!”

成熟和不成熟的区别罢了,这个话布鲁诺没有说出来,但是自己感觉形容在丁羽的身上面,倒是没有太多的过失,要知道先前的事情呢?他出的风头已经不小了,在如此的局面之下,能不闹出来大动静是最好的。

而丁羽呢?也是真的忍住了,这一点真的是太不容易了,虽然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真正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太少太少了。更何况像是丁羽这个年纪,更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有的时候绝对不肯让自己受所谓的一丝委屈。

可是丁羽宁可让自己受了这一丝委屈,至于所谓的补偿?貌似没有太多人会放在心上的,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面,所谓的钱就只不过是一个数字罢了,但是丁羽欣然的收下了这个钱,算是给那边一个台阶下,至少表面的这个关系算是平稳了。

原本的时候布鲁诺只能感觉丁羽曾经跟自己一起出生入死过,所以这个感情很是不一般,但是现在来看,这个小家伙非同常人呀!自己倒是有必要跟他接触一下,更何况彼此之间的基础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应该不会是什么难事。

更何况自己能够感觉的出来,后面的东方貌似对于自己的这个小朋友,也是非常的有兴趣,甚至于对他的评价也是颇多,要知道东方这一次,可不仅仅是自己的合作伙伴这么的简单,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面还负责自己的安保,能够被他看上眼,真的不简单。

跟布鲁诺想法近似的人呢?还真的就不少,为什么会这样,主要还是丁羽的举动让他们感觉心动了,对于所谓的财富和利益他们可能会看重,但并不代表着对于人才就不重视,更何况像是丁羽这样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