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视频成人app直播在线观看

,最快更新拼搏年代最新章节!

“咋回事?”吕冬抬头看看天,阴沉沉黑乎乎,问道:“李叔,联系过那边没?”

李山赶紧说道:“我上大队给那边大队打电话了,联系上文越他同学,他说文越八点半多就走了。”

吕冬皱眉:“按说早该到了。”

李山又说道:“天黑,大道过孟家坟,文越那胆子知道,他走的小道。”

“黑灯瞎火,那拐拐拉拉的小道他也敢走!”吕冬招呼李山:“叔,去果园,我换摩托车载走。”

李山心急:“行。”

俩人去果园换摩托车,吕冬有所猜测,取了电喇叭让李山拿上,骑上摩托车往北走,从另一座石桥过河,进入棒子地夹杂的小道。

玉米棵已经抽穗,长到一人多高,哪怕摩托车灯照过去,前后左右也是一样的景物。

树会遮阳,田地里树极少,乡间小道四通八达,正东正北还好说,有些还是斜道,很不好走。

从南北道上往西拐,路更窄了,充其量容纳一辆拖拉机独行,路两边的玉米棵飘着长长的叶子,就像挂着杀人刀。

“李叔!”吕冬说道:“打开电喇叭,喊喊文越名字。”

另一种心卉的清新

李山没明白吕冬意思:“遇到鬼打墙?”

他打开电喇叭,喊道:“文越!”

寂静的田野里,声音传出去老远。

吕冬骑着摩托车,每到一个岔路口都停会,拐过车把照照灯,也让李山喊上几嗓子。

天气阴沉,黑灯瞎火,这一嗓子吼出去,说不定能吓人一跳。

李山止不住担心:“不会真遇到鬼打墙……”

“叔,别瞎想。”吕冬实话实说:“咱村皮狐子和鬼打墙之类的故事,一大半都是七叔编出来吓唬人的。”

另一小半则是老人传下来的。

“可别遇上劫道的!”李山更担心了,劫道的远比鬼打墙危险,前者真要人命:“去年,化工园化肥厂一个女的,就在这一片被劫道的杀了。”

吕冬安慰道:“叔,没事,文越是个机灵的,赶紧再喊。”

李山拿起电喇叭,扯开大嗓门:“文越!”

“李文越……”

声音传出去很远,隐隐有回声:“我在……”

太远,听不真切。

吕冬判断一下,拐上一条岔路,又穿过一个斜湾,李山喊出的喇叭声,得到了回应。

“我在这里!”

李山喊道:“哪里!”

李文越回应:“一条小道,我掉向了,前后左右是棒子棵,我分不出来。”

这声音快带上哭腔了。

吕冬根据声音,又换了两个方向,终于在一条小道上,看到了推着自行车的李文越。

人急坏了,不过啥事没有。

李山总算松了口气,说道:“咋回事,这倒霉劲。”

李文越见到老爹和吕冬,安定下来,不好意思挠头:“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可能长时间没从这走,走着走着掉向了,是棒子地,阴天又没参照,算是转不出去了……”

吕冬能理解,这棒子地高了,里面四通八达的小道跟迷宫一样,连棵树都不好找,别说不太经常走的,经常走的人方向感不好,也可能掉向。

“该走大道!”吕冬说道:“心也大,这种天也敢走小道。”

李文越说道:“大道要走孟家坟。”

李山指着他,气不打一处来:“就这点胆!坟地不早推了!”

李文越弱弱的说道:“推了也是坟地,我也害怕。”

吕冬看了眼黑漆漆的天空:“咱回去,这天,保不准啥时候下雨。”

李山指了指摩托,对李文越说道:“让冬子载着,我骑自行车。”

他害怕这儿子再丢了。

吕冬让李山骑自行车走前面,他在后面开着灯照路。

别说李文越,拐了几个弯,来到个岔路口,李山停下来,回头问道:“冬子,咱走的对不?我咋觉得在往北走,越走越远呢?”

吕冬说道:“没走错,再往左边拐。”

得,这爷俩谁也别说谁,今晚他不跟着过来,爷俩估计要熬到天亮或者云彩散开,吕家村又会多一段鬼打墙传说。

回去路上,吕冬问李文越:“有没田传杰现在的联系方式?”

“没有。”李文越说道:“田大榜去南方了,找他有事?”

吕冬说道:“有点事,问问咱同学,谁能联系到他。”

李文越应下来:“行,我问问能联系上的。”

这年代,联系不方便,很多人高中毕业真的就再也没见过。

其实大学也差不多,一个城市的还好,不在一个城市,无论当初分别时有多少豪言壮语,也禁不住社会与时间的无情折磨。

回到吕家村,都十一点多了,吕冬赶紧洗洗睡觉。

…………

拿着录取通知书,参观完体育学院,宋娜骑上没有后挡泥瓦的组装大金鹿,碎石场的活已经停了,自个挣的钱再加上家里凑的,学费和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不是问题。

前两个月生活费,勉勉强强也能够。

但练体育,营养必须跟上,宋娜这方面基本放弃了。

现实条件摆在这里,空谈理想没有用。

她倒是想拿国跳高冠军,但自幼底子不好,训练算不上多专业,也就能在小地方称王称霸。

宋娜蹬着大金鹿往南走,东边是片工地,建设的应该是小区,有些楼已经建好了。

靠近外围,有机械在施工,可能在挖地槽。

跟上次她与吕冬来时差不多,没啥人气。

宋娜摇摇头,想起之前问过的事,实在不行的话,开学只能申请勤工俭学。

根据打听对象的说法,勤工俭学名额有限,每年挤破头,甚至会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大学也不是想的那么简单。

来到中心路口,隐约看到西边有卖东西的,宋娜骑车过去,因为这在大学城非常罕见。

往前蹬了没多远,宋娜忽然发现,那个摆地摊卖东西的黑小子,咋那么眼熟?

再仔细看……

宋娜冲没顾客的地摊喊道:“吕冬!”

吕冬顺着声音去看,来人细高挑的个,身高腿长,留着齐耳短发,穿着蓝体恤黑裤子,黝黑的面庞似乎能放光。

“黑蛋!”吕冬有点意外。

宋娜下了自行车,晃动两条长腿走过来,看了眼乔卫国同样能放光的光头,问道:“这摆的摊?”

“是。”吕冬问道:“咋来了?体育学院没开学。”

宋娜架着自行车上马路牙子:“听人说能参观,提前过来看看。”

吕冬取过一瓶水,递给她,宋娜接下来,想掏钱。

“跟我还客气?”吕冬不收。

宋娜也不客气,拧开灌进去一大口,黝黑的手臂抹了把嘴,打量吕冬:“摆了几天?都跟上我黑了。”